沒有觀慧的定是表談定,慧觀的求助

  南懷瑾《宗鏡錄略講》

  勸君會得真止觀 無上佛談彈指間

库博体育  多聞割裂笑。見法法喜笑。以善攻惡笑。無著阿羅漢。是名為最笑。從多聞人。聞甘露笑。如教窺探較著。遠離坑陷。直去不回。善巧輕松。各種緣喻。廣贊于觀。發悅其情。是名隨笑欲以觀安心。

  “多聞”,即學問細致,流十足順。“割裂笑”,知識多了本會反對修談,但是能流十足順則萬法歸一不會反對修談。“見法法喜笑”,看到一種法即能當即獲取佛法的法喜。所謂法喜,即獲取法的益處。“以善攻惡笑”,以善業反擊了感情上生动上的惡業。結尾來到空的事态,無缺無著、無住。無著、無住即是阿羅漢事态。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就是阿羅漢事态,是名為最笑。(附注:無住生心是高于阿羅漢的大菩薩事态,也可說是大阿羅漢的事态)

  “從多聞人聞甘露笑,如教窺探較著,遠離坑陷,直去不回”,他說若想修談做時期,必需先把修談的理論、門路先搞判辨,是以要從多聞而獲取甘露。“如教窺探較著”,把佛經上的談理研究判辨。“遠離坑坎”,那么去修行做時期即能脫開魔障。“直去不回”,順著這一條直路就可順利地到達目的地。“善巧輕松,各種緣喻,廣贊于觀,發悅其情,是名隨笑欲以觀安心。”

  上一段是講修止的求助,這段起始知照我們定中要有慧,是講觀的求助。是以要研究、要窺探,因為沒有慧的定是屬于表談定,這是定與慧的拜别。他說,經典上有一類用各種善巧門路、例如來頌揚于觀,即在定中自己要判辨這是什么樣的事态。若不在止的事态上所吐露的,就不叫慧觀而叫生滅空想,是沒得用的。

库博体育  是以,止與觀相配于一部車的兩個輪子,缺一不行。例如,為何不能心念同心而得止,這個談理要研究出來,若真研究出來,吐露那個理,就當即或许得止。

  眾人惟恐會問,你為何不直接講出來?其實早就講過了,是你們沒有聽懂,聽了等于沒聽。因為你們沒有慧觀,沒有把所聽到的談招呼之于心,沒有在自己的心地上死力。要透過別人的語句、文字,直接把語領悟之于心,就會聽懂了。以上是觀的第一種歸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