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菩提心第二種順剪發心,如是發心不行思議

  無窮壽經答疑選錄

  《宗要》說:“信解諸法,皆如夢幻。”開初應該相信和吐露,無缺諸法都像戲法所現,像夢中所見。《金剛經》說:“無缺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。”有的人讀了并不信,得了點美金就不當是幻境,就當作是命根子,那你就沒有開頭解,也沒有真信。要靠得住相信諸法都同幻境。“非有非無”。通俗人不是著有邊,就是著空邊。應知“佛說諸法空,為除諸有故;若復著于空,諸佛不能度”。佛是以說諸法都是空,就因為多生著了“有”,就知照你是空;你要是以就著于空,那么諸佛也無法式你了。是以就是“非有非空”,不落空有兩邊,才是《心經》“色不異空,空不異色”的深義。不落二邊,才顯真諦。真諦是什么?那是“離言絕慮”,必要脫節言說,隔離思慮。是以“必需除盡有所得心,方能行至行不各處”。“行不各處”是指多生心行所不能來到的住址。常說“心行路絕”,也正是同義。心的行處也是指思慮所及之處,人們怎么“行”到這個“行不各處”呢?那就必需除盡你有所得的心。

库博体育  是以《心經》說:“以無所得故……遠離顛倒空想,事實涅槃。”要先證到無所得,老到遠離無缺顛倒空想,證事實涅槃,成無上正等正覺。通俗修行人總是有求有得,求妻求子,求富求貴,求吉祥,求長命;稍好一點的想得定,想得神通,想有天真,想說法利生,想開悟,成為什么什么。總之都是有所得心,都在思慮之中,再加上唯喜過甚其辭,最多只是似乎般若。是以經云末法中修行者如牛毛,得談者如麟角。是以應該是“離言絕慮”。“依此信解,發壯實心,雖不見有納悶善法(不是說無,是不見。不見什么?不見他們的割裂),而不撥無可斷可修(撥無就是撤废)”。不見有納悶善法,但他也无须除有納悶可斷、有善法可修,如斯就契閉中談了。有善法可修,有納悶可除,這就著到“有”邊了;另一個,沒有可斷,沒有可修,又著到“空”邊。雖不見納悶與善法,或许仍有納悶可除、善法可修,這正閉《金剛經》無多生可度,仍成天度生的妙義。“雖愿悉斷悉修,而不違于無愿三昧。雖愿皆度無窮有情,而不存能度所度。故能隨順于空無相”。這就是說,固然仍愿斷盡納悶、修盡善法,可是不違反無愿三昧;雖愿度盡無缺多生,可是心中沒有能度的我與所度的人。如斯才不落二邊,隨順于空三昧,隨順于無相三昧。空、無相、無愿稱為三昧,也叫做三開脫門。但是通俗都把空與無極端吐露偏了,成了頑空。把這個無相的“無”字當作“沒有”講了,當成龜毛兔角了,墮入斷滅見了。

  《金剛經》說:“如是滅度無窮無數平淡多生,實無多生得滅度者。”如是的心是不行思議,提議這心的功德是不行思議。這是順剪發菩提心。